电磁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磁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多个诉求被列入长江经济带发展意见四川已响应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4:58:51 阅读: 来源:电磁炉厂家

多个诉求被列入长江经济带发展意见 四川已响应

9月25日,国务院印发《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多处提及位于长江上游,亦包括被称为“龙尾”的四川省。那么,《意见》给四川带来哪些推动作用?《意见》把交通放到重中之重的位置,四川在提升黄金水道功能方面的项目估算投入如何?此外,四川在落实《意见》上是否已有动作?

9月25日,国务院印发的《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多处提及位于长江上游,亦包括被称为“龙尾”的四川省。对此,四川省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邵小龙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一连说了好几个“来之不易”。

据记者了解,《意见》中各层面内容都涉及四川,包括长江干流上游将重点研究实施重庆至宜宾段巷道整治工程;将建设上海经南京、合肥、武汉、重庆至成都的沿江高速铁路;促进成渝城市群一体化发展;加强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互动,发挥成都战略支点作用,把四川培育成链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纽带等。

6月17日,四川省省长魏宏就已在成都主持该省推进长江经济带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发展专题会议。同日,四川省发改委对外公布,已经完成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发展的阶段性研究工作,形成了四川省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发展的一系列研究报告,并首次明确提出四川在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地位: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腹地和重要增长极、促进长江经济带与丝绸之路经济带联动发展的战略纽带和重要依托、保障国家安全和维护民族团结的战略前沿和生态屏障。

实际上,这一报告在去年11月就已完成,并形成“1+6+1”即一个主报告、六个专题报告和一个重点问题研究报告的材料。邵小龙之所以深感“来之不易”,是因为《意见》采纳了上述报告里的大量建议。“四川想抓住发展先机,这次在《意见》中得到了体现,谋求了更多发展空间,占据了更高的制高点,在国家战略层面得以体现。”邵小龙有些激动地告诉记者。

这一次,四川省打了一场“有准备的仗”。“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会同交通运输部,联合若干国家部委,共同谋划怎么打造、利用黄金水道。”邵小龙表示,而在国家调研队实地到访之前,四川就已在省委省政府的要求下,编制出上述供国家参考的报告,“(报告)全面阐述了四川在整个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地位、发展规划、发展思路、重要请求和项目布局。”

长期期盼的项目、政策被写入国家战略,邵小龙在欣喜之余,亦感到“时不我待”。邵小龙向记者披露,国务院指导意见出台后不足一月,四川相关实施意见已成形并上报四川省政府,“我们的分工方案已明确落实责任,它的时间节点、责任人都已细化落实,这不是随便说一下就算。压力很大。”

多个长期诉求被列入

NBD:国务院《意见》的出台背景是什么样的?您如何理解国家对长江经济带的定位?

邵小龙:去年7月,总书记提出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发挥内河的航运作用,要把长江流域打造成为黄金水道;总理又在9月份做了重要批示,沿海沿江要先行开发再向内陆梯度推进,这是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规律。长江经济带建设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从小平同志的两个大局,东中西三个划分,到长江经济带都是一脉相承,只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赋予了新的作用。

《意见》特别讲到要依托长江这个横贯东西的水道,从上海一直到四川,带动中上游腹地发展,促进中西部地区有序承接沿海的产业转移,打造中国经济新的支撑带。这实际上是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时,为带动中西部、特别是西部的发展,寻找新的突破口和切入点,如同美国的密西西比河。

我的理解是,这个黄金水道实际上会带动中上游腹地,使东中西实现均衡发展。因此,从去年9月开始,国家发改委就牵头,制定《意见》和一个交通规划(《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规划(2014—2020年)》)。

NBD:《意见》从多个方面涉及四川,是否纳入了四川此前的一些诉求?

邵小龙:从现在国务院下发的指导意见看,很多四川长期期盼和渴求的想法都列进了《意见》,比如最近天府新区获批成为国家级新区,《意见》把四川天府新区和重庆两江新区并列摆在了一起。《意见》明确指出,“加快重庆两江新区开发,推动成都天府新区创新发展”,把天府新区提到“国家级”的层面,国务院把双核定了位,成都在西部的重要地位、中心城市的功能和国际化水平,都得到了很大提升。《意见》采纳了四川上报的很多建议和意见,也是来之不易。

NBD:在这期间四川做了什么努力?为什么会感到“来之不易”?

邵小龙:长江经济带是重大的国家战略。对四川来说,是个难得的发展机遇。所以省委省政府从这个高度出发,及时要求我们主动作为,积极配合国家,把我们的想法、思路、诉求、项目争取列入国家战略中,为四川下一步科学发展提供一个强大的支撑。因此,包括省发改委、交通运输厅在内的省级有关部门也抓紧进行研究,给国家出了一本报告。涵盖“1+6+1”,也就是一个主报告,六个专题报告和一个重点问题研究报告,全面阐述了四川在整个长江经济带包括战略地位、发展规划、发展思路、重要请求和项目布局。在这种情况下,省委省政府也多次带队,向中央国务院领导进行汇报,提到我们的想法。

说“来之不易”,是因为我们每一个政策、项目都亲自去跑。四川的报告调动了16个处室、27个厅局、专家学者等一切力量。我们当时觉得,这个机遇不能错过,很有危机感。所以提前研究了长江经济带的问题,把四川的地位进行了梳理。在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启动此事后,国家组织了至少三次以上的调研,进行对接。由于提前布局和研究,《意见》多处采纳和听取了四川的意见和建议。这与我们提前谋划和提前研究的成果不可分割。

给四川带来多方面推动

NBD:应该从哪些方面来理解《意见》给四川带来的推动作用?

邵小龙:从全国来讲,《意见》拓展了战略空间,对推动东中西部发展都有好处。对四川而言,推动作用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意见》纳入了四川重大生产布局、若干个基地(水电、页岩气、天然气、钒钛基地),包括我们的装备制造业、电子信息产业等,使其真正上升为国家战略,而这些重大生产布局将为四川融入长江经济带、西部发展,创造非常好的前景与空间。其次,我省长期反映的、努力争取的重大政策在指导意见中得到了体现,包括西部交通枢纽、成都战略支点问题,成都提升中心城市国际化水平、完善中心城市功能的问题等。第三,一大批重大标志性工程得到了体现,要借这个东风,比如重大项目成都新机场是现在做的最大项目,整个投资可能上千亿。目前初步测算机场工程红线以内的范围,已是480亿元的投资规模,另外还包括场外交通等,还有将近500亿元的投资。这在《意见》里,已经得到了认可,现在我们正在积极报批,争取今年要立项。

NBD:《意见》把交通放到重中之重的位置,四川在提升黄金水道功能方面的项目估算投入如何?

邵小龙:光是干流等级提升、支线航道建设、港口合理布局和过江通道4项任务,总共27个项目,估算投资就是555亿元。

在航运方面,省内四条支流以及促进港口的合理布局,基本都在《意见》里得到体现。特别是泸州港、宜宾港,我们现在研究两港的整合,更多的可能是靠市场的方式,这样整合更利于航运发展。

此外,长江过江通道建设也不容易。四川省新建过江通道重点规划项目有17座,现在要再建过江通道就很难批了,需要充分论证。曾经我们说“天堑变通途”,但一些问题没考虑到,比如几万吨的轮船要上来,高度已经不够。在长江上搞建设需要很多方面统筹考虑。

NBD:能否谈一谈宜宾、泸州港的整合情况?

邵小龙:整合的各项工作还在推进,不好具体说到了哪一步。这次整合并不是物理形态的,而是资产、管理模式、运营方式、功能的整合。

今后,整个长江肯定是复式联运、多式联运,要降低物流成本,这是基本态势。

NBD:外界比较关注金沙江通航,目前到了什么阶段?

邵小龙:我们要科学地对待这个问题。金沙江788公里航道,《意见》已提到“研究论证”。现在既不能说“还要研究”,更不能说“将要通航”,准确的说法是“研究论证”。这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但国家已开始研究。未来的乌东德、白鹤滩等就会考虑通航了,原来是一个坝修好后就不管航运了,《意见》出台后,我们今后就要考虑通航的问题。

实施意见已起草完成

NBD:四川在落实《意见》上是否已有动作?

邵小龙:四川想抓住发展先机,这次也在《意见》中就得到了体现,这样就谋求了更多发展空间,占据了更高的制高点。当然,我们首先自己要提出来,《意见》是让这些东西变为了现实,让我们长期梦寐以求的东西变为了现实。

但机会稍纵即逝,如何抓住机遇,顺势而上?对我们的要求是迅速、尽快对接国家指导意见,主动作为,把国家赋予我们的政策用好用够用足,为加快发展和科学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我们的分工方案明确落实责任,包括时间节点、阶段目标、责任人,都已细化落实,这并不是随便说说就了事,所以压力也很大,时不我待。《意见》刚刚印发,我们的实施意见就已经起草完成,目前正在修改完善。

NBD:抓机遇的同时,还面临哪些攻坚障碍?

邵小龙:还有就是要强调统筹协调,合理攻坚,因为涉及面太广,项目也多。四川过去可能丧失了一些机遇。现在我们的机遇和危机改革创新意识不够,目前正是需要抓住机遇的时候。包括天府新区获批也要用好用够这些政策,使这些中央重大战略布局、重大项目尽快落地尽快发挥作用,所以我们现在更强调的是“实”、“快”二字,实打实地干,快速抓住,机遇稍纵即逝。

NBD:《意见》也明确提到西部承接产业转移,水道需要沿岸产业激活,选择产业上如何避免“黄金水道”沦为“黄金下水道”?

邵小龙:四川96.5%属于长江流域;我们不仅有干流,还有嘉陵江、岷江、沱江、金沙江四条支流。除此之外,还有铁路、公路、机场,对接黄金水道,构建综合立体的交通网络,从而辐射、牵引、带动周边,形成长江经济带。航道提升是为了运货,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必须要以产业来支撑。

可以这么理解,上海是龙头,我们是龙尾,龙头动,尾巴不动,这条龙再怎么都舞不起来。因此,整体联动发展,我们可以借鉴上海开放之势。谈及产业布局,四川省拥有水电、页岩气、天然气、重大装备产业,以及电子信息产业基地,也涵盖了我们正在提的“五个高端成长性产业和五个新兴先导性服务业”,这些重大生产布局也已经在《意见》里得到了体现。

甘肃全铝合金门铝材

北京口罩加工

西宁电动器

杭州铡草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