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磁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磁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资入股受限钢铁业限外之闸待松动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14:27:14 阅读: 来源:电磁炉厂家

外资入股受限:钢铁业限外之闸待松动

无论中国钢铁业起伏,似乎总能吸引外资钢企的浓厚兴趣,从投资建厂,到参股控股。

5月5日,据中国日报报道,印度塔塔钢铁集团(TataSteel Group)首席执行官Hemant Madhusudan Nerurkar表示将大规模增加对中国的投资,希望采用与中国本地钢铁企业合资的方式在中国建造一个钢铁生产基地,生产面向欧洲、日本和韩国等海外市场的产品。

不久前,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在出席中澳经贸合作论坛时曾建议,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可适度放开外资对中国钢铁产业的投资,并创新地提出钢企与矿山这一上下游产业之间,也可“双向参股”的构想。

一直以来,国内钢铁产业只闻提高外资参股门槛的风声,很少有关于放开的呼吁。全球领先的钢厂如安赛乐米塔尔、浦项制铁等外资公司,在中国的投资、参股步伐并不顺利,更不用说与中方上演铁矿石“拉锯战”的国外矿商。

5月5日,一位外资钢企驻华代表人士向记者表示:“像宝钢这样自身与外资企业合作较多的钢企,思路会更加开阔,心态也会较为开放。只是从政策层面来说,目前我们觉得合资建厂还有空间,但并没有看到在入股中国钢厂方面有什么调整,甚至松动的迹象。”

2009年初,为应对金融危机而修订《钢铁产业政策调整振兴规划》时,曾一度传出可能会调整关于外资企业投资、参股钢铁业相关政策的消息,但最终对此只字未提。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中国龙头钢企的掌门人,徐乐江这一次或不经意的提及,会否成为钢铁业进一步松动外资入股闸门的开始?

50%控股红线Vs“曲线”入华

从“警惕”到“适度放开”,中国钢铁产业心态正在转变

从“警惕”到“适度放开”,中国钢铁产业对于外资参股的心态,似乎已经先从企业身上发生悄然变化。

就在三年前,同样身为宝钢集团董事长的徐乐江,也曾经指出:越来越多的外资控股中国优质民营钢铁企业的行为“值得警惕”,因为很可能将对中国钢铁业造成威胁。

彼时的背景是,有两家外资企业正试图通过在香港、新加坡资本市场对国内企业实现“曲线控股”。

一是2008年2月,俄罗斯第二大钢铁企业Evraz集团宣布,入股在新加坡上市的钢铁企业德龙控股10%的股份,并表示将进一步收购德龙控股有限公司51%的股权,从而间接控股这家中国民营钢企。

二是2008年年初,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商安赛乐米塔尔宣布通过强制收购要约,将其持有的中国东方集团股权从28.02%增加到73.13%,有望成为第一家控股中国钢铁企业的外资钢企。

当时,由中钢协发起的一份问卷被送至“宝首武鞍”四大钢企手中,询问这些钢企大佬,对于“外资曲线进入中国钢铁业”,看法如何?

因为,2005年制定的《钢铁产业政策》,只是规定对国有钢铁企业不允许外资控股,即不超过50%。

1996年进入中国与沙钢成立合资企业的韩国浦项制铁,2005年曾传出试图以股权收购方式取得沙钢51%的经营权,却正是被这一“红线”所限制。

但是,产业政策对于从香港或者新加坡等股票市场收购我国民营钢铁企业股权却没有限制。换言之,这样的“曲线”收购行为从政策层面难被阻止。

实际操作:败走“拖”字

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是外资最高只能获得30%的股份,然而,在实际操作层面,外资钢企从2005年至今依旧很难在中国市场实现大份额参股或者控股。

“虽然政策原则上只是不允许外商控股,但在审批环节上实际上会卡得更紧。比如延长审查流程,重新申报等等。而中国钢铁业这几年的发展,自身体量过于庞大,也使得内部产业结构梳理,比引进外资技术、资金、管理等更为迫切。”上述外资钢企驻华人士这样告诉本报记者。

上述引起钢铁业不安的两宗外资控股案例,最终都没有成功。

2009年8月,在历经一年半时间的等待后,因为迟迟未获中国反垄断机构的批准,俄罗斯第二大钢企Evraz宣布放弃收购河北德龙控股。对于这个结果,德龙钢铁相关负责人曾对本报记者直言“早就心里有底”。

安赛乐米塔尔宣布,对中国东方的收购要约,也在提出4个月后因交易未在规定期限(6个月内)获得反垄断批准,协议最终失效。

有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两个交易双双失败,是因为外国公司不被允许在中国的主要钢铁企业中掌控主要股权,“还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是,他们最高只可以获得30%的股份。”

“实际上适度放开也没那么可怕。如果期望能行业完全成为最好、最强大的时期再让外资进入,这是不现实的。”

5月5日,钢铁专家戴国庆对记者表示:“在八九十年代对外开放政策提出的时候,有多少人说会搞垮国内企业?但如家电、电信设备等行业,在非常残酷的竞争环境中就成长起来了。”

双向纽带:明天的设想?

徐乐江认为资本的纽带应该是双向的,矿企也可以适度参股钢企

在钢铁行业对外开放方面,中方或许还没有做好准备。但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这一敏感问题,或许又到了触碰的时刻。

2009年初,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振兴国内产业,在为钢铁业制定调整振兴规划时,实际上就已经传出过重新研究把握外资对中国钢铁企业的投资和控股程度的问题。

企业家的思路更快一步,甚至认为钢铁企业也可以欢迎上游矿山入股。

“近年来,受钢铁产业链利益博弈的影响,中国许多钢铁企业开始大规模上游投资,有的企业甚至提出要100%实现控制资源的目标,这很可能会因为缺乏专业性而无助于提高产业链效率。”

徐乐江指出,“适度(对上游)投资有利于增进产业间的互信,巩固和发展战略合作关系。但是这个资本纽带不应该是单向的,矿业企业也可以适度参股钢铁企业。”

“他对产业链提出了一番成熟的想法,如果能达成双向的资本纽带,也是强化了产业健康,并且构成利润的双向流动。”5月5日,一位矿业界高级管理人士向记者表示,“这对于矿企来说,可以选择继续专注资源,也会有一部分企业感兴趣中国钢铁产业调整后的新机会。”

徐乐江还表示:“宝钢以自己的诚意,愿意与澳大利亚代表性矿业企业共同研究探讨新的产业链合作模式。”

或许,在钢铁与矿业两大行业寻找产业链新秩序的道路上,可以有这样创新的尝试。

山东钛板材

西安彩色触摸屏控制器

太原700双室真空包装机

浙江保健茶加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