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磁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磁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布鲁金斯把脉美国经济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6:24 阅读: 来源:电磁炉厂家

布鲁金斯把脉美国经济

2011年底,我们本应庆祝两党达成合作协议以恢复政府财政。然而机遇已错失,我们只能期待今年达成类似的协议。  2011年初,奥巴马总统失去了一个重订预算的绝佳机遇。2010年国情咨文中,他要求辛普森-鲍勒斯委员会拿出一个长期预算解决方案。辛普森-鲍勒斯委员会和两党政策中心债务削减小组分别工作,却提出了相似的计划:(1)降低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增长速度,健全社会保障;(2)限制可自由支配的开支;(3)扩大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的税收基础,降低利率,扩大税收。  此外,国会选举后由共和党人掌权,财政政策偏向保守化。新成员要求反避税,但是克林顿-金里奇时代的老成员希望达成妥协。  奥巴马总统本应接受辛普森-鲍勒斯委员会的提议,抑制未来的债务并创造就业机会。但他只关注了增加就业,这就使他的法案只体现了民主党的意愿。共和党人希望政府担当起财政责任,但茶党的不妥协使提议遭遇挫折。去年夏天,两党争执使债务上限之争几近崩溃。  所幸预算控制法提高了债务上限。两党委员会创建了减债“超级委员会”,提出10年减债1.2万亿美元的计划,但乐观主义者要求10年内减债4万亿~5万亿美元。超级委员会以失败解散告终。  2012年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召开国会会议以避免盲目退缩和布什减税政策的自动到期。在2013年恢复克林顿时期的税率,将大幅减少债务,但无益于津贴项目的恢复。两党可能会重新回到谈判桌前,但不太可能达成数万亿美元的大计划。2013年或许会达成新解决计划,但要小心那时市场已经为经济亮起黄灯。  目前有一些迹象表明美国经济正在加速复苏,但决策者们仍需面对一系列挑战:欧债危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共和、民主两党因财政紧缩政策陷入僵局。  在过去的四个月中,美国每月平均新增就业3万人,失业人数正在减少。然而,这对庞大的失业群体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尤其是在商业中。就业增长缓慢压缩了人们的收入和消费需求,导致该行业复苏缓慢。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或许会完全消失。然而,其他行业对劳动力的需求在增加,前景好坏参半。  建筑业表现活跃。过去几年中,尽管大量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被取消,但建筑业在零售、娱乐、电力等私人部门获得了大发展。2012年这种势头会持续下去。此外,政府部门的情况也好于往年,对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会加大。  但房地产业的前景依然不容乐观。供大于求使得房地产业在2011年继续成为拖累美国经济复苏的绊脚石,这一情况在2012年也不会有大的改观。尽管目前住宅平均价格与2006年相比已经下降了三分之一,贷款利率也已下调,但房价和利率仍然处在高位。房地产业的复苏有赖于利率的进一步下调以及居民收入的增长,目前的状况与此相去甚远,部分地区的状况十分糟糕。  全美大部分地区的房价已趋于平稳,有些地区甚至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上涨。曼哈顿地区的地产价格已开始触底反弹,东西部沿岸地区的房价去年上涨了10%。在佛罗里达南部地区,房地产市场依然萧条,但在巴西和其他拉美国家投资者的帮助下,迈阿密已经走出了低谷。  内陆地区受次贷危机影响最大、复苏最慢,更加依赖就业的增长。但建筑业的复苏能刺激就业的增长,并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过去的一段时间中,房地产业拖累了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现在预言建筑业在2012年将获得大发展还为时尚早,但至少可以说衰退已经结束,复苏已经开始。  出口是近期美国经济复苏进程中的一个亮点。即使在过去几年中,出口也能为美国经济增长贡献一个百分点。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出口是否还能保持目前的态势,并不好说。欧洲经济的复苏正处在一个危险的阶段,中国经济增速也变慢了。  中国是美国输出原材料和资本的主要市场之一,该国的经济增长对亚太地区其他经济体十分重要。所以中国将如何应对经济增长放缓,成为关键。与其他国家一样,加大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是应对经济放缓的核心措施。中国的银行是国家的施政工具,因而呆坏账问题并不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对美国商品的需求将下降。  欧洲正在酝酿更大的危机。2011年11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高峰会议并未取得重大进展。最符合人们愿望的解释是,德国将接受欧洲央行无限介入解决主权债务危机。但如果现实并不如人所愿,对欧洲那些面临债务危机的国家及其主要的贸易伙伴而言,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欧洲在2012年不能解决债务危机,那么欧洲将面临严重的经济衰退,而美国经济也会遭到冲击。即使债务危机得到解决,欧洲仍将面临小规模的经济衰退,而我们将幸免于难。  经济对美国极其重要。我坚持认为欧洲仍非常有可能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危机的蔓延。只要欧元区团结起来就有能力清偿债务。这仅是政治意愿的问题,而欧洲各国领导人都有维护欧盟和欧元区稳定的强烈愿望。尽管他们在2011年并未达成一致,但若境况恶化,他们已准备好采取措施。  很多分析错误地认为欧洲各国领导人会各行其道,应该缩小欧元区的规模,任由部分国家出现债务违约现象。但共同利益终将使欧元区国家达成有效而广泛的和解。  要解决欧债危机,首先要让市场了解欧元区国家解决问题的意愿以及筹集2万亿欧元的能力。资金来源包括:(1)欧洲金融稳定基金;(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3)欧洲央行。另一方面,那些面临严重债务问题的欧洲国家必须采取更严厉的财政紧缩政策。  当然,各种复杂的因素也可能使局势进一步恶化,导致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出现债务违约,最终迫使一个或多个国家退出欧元区,但可能性很小。  美国人应关注欧债危机,但不必过于紧张。如果欧洲找到了解决问题的良方并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帮助,我们应该提供支持。  从前美国经济复苏都是从楼市恢复开始,但是目前美国楼市仍然萎靡。楼市问题在五个州十分突出:加利福尼亚、内华达、新墨西哥、佛罗里达和密歇根。而在其他州房价可能会逐步提高。政策对取消回赎权浪潮没有显著的抑制作用。  楼市萎靡导致家庭财富丧失。消费者通过拖延债务和取消回赎权而不是通过还债来减少债务,消费者的去杠杆化过程将持续。  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企业不愿意投资和增加工作岗位,是因为它们害怕预算赤字或政府调高税率。经济学家克鲁格曼不同意这个观点,认为需求疲软才是根本原因。我基本同意他的看法,但是也要看到两个原因在相互加强。  目前美国国内的投资类型属于重置投资或节省成本的投资,而不是扩张型投资。投资仍没有恢复到经济衰退之前的水平。  实现经济恢复有三个困境,首先是共和、民主两党在减债和收缩开支方面的政治僵局。2013年全盘缩减开支计划将开始,但有可能不利于刺激需求。第二个困境是对伊朗局势的担忧导致油价升高,影响经济恢复。第三个困境是欧债危机。欧盟领导人已经通过协议加强财政管制,扩大救济金,共同应对债务问题,但欧债危机远没有解决。欧洲更加严厉的预算可能导致经济衰退,加重预算赤字。同时欧洲央行希望各国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解决债务问题。最坏的后果是欧盟国家自顾不暇,一连串的机构失灵危及欧洲财政系统。  美国现在的经济情况与20年前的日本类似:楼市过热,产权投资市场出问题,导致经济滞胀,而且短期内不会恢复。  另一个共同之处是两国都尝试过货币政策,但效果不佳。日本近15年来利率极低,美国近4年来也采取了相同的政策。另外两国都使用了财政刺激手段。日本采用刺激政策的后果是财政赤字问题再次出现,于是又放松财政政策。美国也很可能复制这一模式。  两国都需要彻底的经济结构转变。日本滞胀的问题在于过于依赖几家高效、经营良好的出口企业,而面向国内的企业则效率极低,规章冗繁。而美国的问题则是过于依赖消费带动经济,以及出口效率低。  欧盟货币政策被绑缚在一起,所以他们可利用的金融工具较少。所以美国的问题比欧洲更好解决一些。然而欧洲的优势在于他们已经适应了经济低增长,并且有完善的社保网络——这恰恰是美国不具备的。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